2021年1月19日
站内搜索
>>>
您现在的位置 > 学生频道 > 学生作品

张锦《灵与肉》

 
发布时间:2020/12/13

  

题目:灵与肉

作者姓名:张锦

年级和班级:2017级 高二(2)班

指导教师:汪于蒂

获奖情况:安徽省第三届校园读书创作活动六安市三等奖

供稿:金寨县青山中学教科室

本人承诺:我承诺本作品本人享有独立的著作权,且在省组委会公布获奖结果前未予公开发表,本人授予省组委会无偿享有本作品的发表权、修改权、复制权、发行权、汇编权、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及其他相关权利。

教师点评:小作者从灵与肉的层面切入,用朴素的语言、真实的情感,为我们呈现了人性的本真,结尾耐热寻味。


灵与肉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读《皮囊》有感

“肉体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伺候的”。

马赛尔·普鲁斯特说:“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于他内心的东西,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,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”。

《皮囊》亦然。

读《皮囊》,读的是作者的人生。作品有人,有地方,有需要直面的生活,有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作者记叙的是刻在骨头里的故事,是时代变迁,人情冷暖,悲欢离合,荡漾出了灵魂深处的涟漪。

与皮囊相对的是灵魂,灵魂的归属是人性。透过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所流露的悲观消极,我们得思考“生为何人,为何物”,在皮囊之下,灵魂深处,我们真正存在的意义。

作品的第一个值得尊敬、引人深思的人物父亲。是父亲维系了这部作品,牵挂了作者的人生。如李景泽所言“在70后的文学作品中,父亲这个角色便消失了”,但在《皮囊》中,父亲出现的那么祥和而有韵味,从叱咤红火到中风残疾,从不甘现状到坦然接受,乃至最后离开,甚至离世后魂魄的遗留,这其中,我们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甜蜜爱情,父亲与母亲无声中的深爱,没有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。父亲病重,母亲立排公议修缮楼房;父亲逝后,母亲求告神明,我这灵魂最后的一丝残留。厌倦深思,母亲坚强的可爱,坚强的令人心疼,不觉泪目。那是属于那一代人对婚姻敬畏珍惜的传统之下的默契和尊重。

父亲在慢慢离开,作者在慢慢长大。

“自从父亲重病,我便成了当家作主的人”,这句话在书中出现了多次,在作者的人生中意义深远。父亲在病房中直面生离死别,没有撕心裂肺的库昊,没有多余冗长的安慰和抒情。

在大家的平静和会意之中,恐惧、无奈、隐忍、接受,这些反而在读者的心中蔓延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生与死,离与别,是我们最频繁见到但又最惧怕的人间烟火事,这需要太大的勇气去直面,去接受。《皮囊》中作者娓娓道来,不忌讳表露自己对父亲离去更多的是愤怒的情感,他最终交给读者的答案是那一方舒适安心的墓土,那是发放灵魂的最好的地方。

时代加快了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摩擦和碰撞,作品将这种碰撞和摩擦一一呈现,作者用各种怪象回答着我命时代文明与灵魂坚守的种种疑问。

我们或许也是“那些既没有家乡又无法抵达远方的人”,像文展那样满腔热血渴望改变人生的世界,目空一切,如果灵魂无处安放,再大的城市都是空荡,文展变得细腻而市侩。读至此,便有一股焦糊腥臭味缭绕鼻尖。

脆弱的精神,空虚的向往,赤裸的现实,最终只能是选择蜷缩在生命的角落。

时代的三千繁华,如若没有“墓土”,皮囊便无处安放,更何况灵魂!

“肉体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伺候的”。

马赛尔·普鲁斯特说:“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于他内心的东西,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,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”。

《皮囊》亦然。

读《皮囊》,读的是作者的人生。作品有人,有地方,有需要直面的生活,有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作者记叙的是刻在骨头里的故事,是时代变迁,人情冷暖,悲欢离合,荡漾出了灵魂深处的涟漪。

与皮囊相对的是灵魂,灵魂的归属是人性。透过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所流露的悲观消极,我们得思考“生为何人,为何物”,在皮囊之下,灵魂深处,我们真正存在的意义。

作品的第一个值得尊敬、引人深思的人物父亲。是父亲维系了这部作品,牵挂了作者的人生。如李景泽所言“在70后的文学作品中,父亲这个角色便消失了”,但在《皮囊》中,父亲出现的那么祥和而有韵味,从叱咤红火到中风残疾,从不甘现状到坦然接受,乃至最后离开,甚至离世后魂魄的遗留,这其中,我们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甜蜜爱情,父亲与母亲无声中的深爱,没有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。父亲病重,母亲立排公议修缮楼房;父亲逝后,母亲求告神明,我这灵魂最后的一丝残留。厌倦深思,母亲坚强的可爱,坚强的令人心疼,不觉泪目。那是属于那一代人对婚姻敬畏珍惜的传统之下的默契和尊重。

父亲在慢慢离开,作者在慢慢长大。

“自从父亲重病,我便成了当家作主的人”,这句话在书中出现了多次,在作者的人生中意义深远。父亲在病房中直面生离死别,没有撕心裂肺的库昊,没有多余冗长的安慰和抒情。

在大家的平静和会意之中,恐惧、无奈、隐忍、接受,这些反而在读者的心中蔓延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生与死,离与别,是我们最频繁见到但又最惧怕的人间烟火事,这需要太大的勇气去直面,去接受。《皮囊》中作者娓娓道来,不忌讳表露自己对父亲离去更多的是愤怒的情感,他最终交给读者的答案是那一方舒适安心的墓土,那是发放灵魂的最好的地方。

时代加快了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摩擦和碰撞,作品将这种碰撞和摩擦一一呈现,作者用各种怪象回答着我命时代文明与灵魂坚守的种种疑问。

我们或许也是“那些既没有家乡又无法抵达远方的人”,像文展那样满腔热血渴望改变人生的世界,目空一切,如果灵魂无处安放,再大的城市都是空荡,文展变得细腻而市侩。读至此,便有一股焦糊腥臭味缭绕鼻尖。

脆弱的精神,空虚的向往,赤裸的现实,最终只能是选择蜷缩在生命的角落。

时代的三千繁华,如若没有“墓土”,皮囊便无处安放,更何况灵魂!“肉体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伺候的”。

马赛尔·普鲁斯特说:“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于他内心的东西,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,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”。

《皮囊》亦然。

读《皮囊》,读的是作者的人生。作品有人,有地方,有需要直面的生活,有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作者记叙的是刻在骨头里的故事,是时代变迁,人情冷暖,悲欢离合,荡漾出了灵魂深处的涟漪。

与皮囊相对的是灵魂,灵魂的归属是人性。透过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所流露的悲观消极,我们得思考“生为何人,为何物”,在皮囊之下,灵魂深处,我们真正存在的意义。

作品的第一个值得尊敬、引人深思的人物父亲。是父亲维系了这部作品,牵挂了作者的人生。如李景泽所言“在70后的文学作品中,父亲这个角色便消失了”,但在《皮囊》中,父亲出现的那么祥和而有韵味,从叱咤红火到中风残疾,从不甘现状到坦然接受,乃至最后离开,甚至离世后魂魄的遗留,这其中,我们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甜蜜爱情,父亲与母亲无声中的深爱,没有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。父亲病重,母亲立排公议修缮楼房;父亲逝后,母亲求告神明,我这灵魂最后的一丝残留。厌倦深思,母亲坚强的可爱,坚强的令人心疼,不觉泪目。那是属于那一代人对婚姻敬畏珍惜的传统之下的默契和尊重。

父亲在慢慢离开,作者在慢慢长大。

“自从父亲重病,我便成了当家作主的人”,这句话在书中出现了多次,在作者的人生中意义深远。父亲在病房中直面生离死别,没有撕心裂肺的库昊,没有多余冗长的安慰和抒情。

在大家的平静和会意之中,恐惧、无奈、隐忍、接受,这些反而在读者的心中蔓延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生与死,离与别,是我们最频繁见到但又最惧怕的人间烟火事,这需要太大的勇气去直面,去接受。《皮囊》中作者娓娓道来,不忌讳表露自己对父亲离去更多的是愤怒的情感,他最终交给读者的答案是那一方舒适安心的墓土,那是发放灵魂的最好的地方。

时代加快了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摩擦和碰撞,作品将这种碰撞和摩擦一一呈现,作者用各种怪象回答着我命时代文明与灵魂坚守的种种疑问。

我们或许也是“那些既没有家乡又无法抵达远方的人”,像文展那样满腔热血渴望改变人生的世界,目空一切,如果灵魂无处安放,再大的城市都是空荡,文展变得细腻而市侩。读至此,便有一股焦糊腥臭味缭绕鼻尖。

脆弱的精神,空虚的向往,赤裸的现实,最终只能是选择蜷缩在生命的角落。

时代的三千繁华,如若没有“墓土”,皮囊便无处安放,更何况灵魂!“肉体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伺候的”。

马赛尔·普鲁斯特说:“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于他内心的东西,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,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”。

《皮囊》亦然。

读《皮囊》,读的是作者的人生。作品有人,有地方,有需要直面的生活,有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作者记叙的是刻在骨头里的故事,是时代变迁,人情冷暖,悲欢离合,荡漾出了灵魂深处的涟漪。

与皮囊相对的是灵魂,灵魂的归属是人性。透过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所流露的悲观消极,我们得思考“生为何人,为何物”,在皮囊之下,灵魂深处,我们真正存在的意义。

作品的第一个值得尊敬、引人深思的人物父亲。是父亲维系了这部作品,牵挂了作者的人生。如李景泽所言“在70后的文学作品中,父亲这个角色便消失了”,但在《皮囊》中,父亲出现的那么祥和而有韵味,从叱咤红火到中风残疾,从不甘现状到坦然接受,乃至最后离开,甚至离世后魂魄的遗留,这其中,我们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甜蜜爱情,父亲与母亲无声中的深爱,没有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。父亲病重,母亲立排公议修缮楼房;父亲逝后,母亲求告神明,我这灵魂最后的一丝残留。厌倦深思,母亲坚强的可爱,坚强的令人心疼,不觉泪目。那是属于那一代人对婚姻敬畏珍惜的传统之下的默契和尊重。

父亲在慢慢离开,作者在慢慢长大。

“自从父亲重病,我便成了当家作主的人”,这句话在书中出现了多次,在作者的人生中意义深远。父亲在病房中直面生离死别,没有撕心裂肺的库昊,没有多余冗长的安慰和抒情。

在大家的平静和会意之中,恐惧、无奈、隐忍、接受,这些反而在读者的心中蔓延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生与死,离与别,是我们最频繁见到但又最惧怕的人间烟火事,这需要太大的勇气去直面,去接受。《皮囊》中作者娓娓道来,不忌讳表露自己对父亲离去更多的是愤怒的情感,他最终交给读者的答案是那一方舒适安心的墓土,那是发放灵魂的最好的地方。

时代加快了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摩擦和碰撞,作品将这种碰撞和摩擦一一呈现,作者用各种怪象回答着我命时代文明与灵魂坚守的种种疑问。

我们或许也是“那些既没有家乡又无法抵达远方的人”,像文展那样满腔热血渴望改变人生的世界,目空一切,如果灵魂无处安放,再大的城市都是空荡,文展变得细腻而市侩。读至此,便有一股焦糊腥臭味缭绕鼻尖。

脆弱的精神,空虚的向往,赤裸的现实,最终只能是选择蜷缩在生命的角落。

时代的三千繁华,如若没有“墓土”,皮囊便无处安放,更何况灵魂!






 相关新闻

 2006年江苏高考优秀作文选登:人与路 2006/11/2
 上海高考优秀作文选登:我想握住你的手 2006/11/2
 垃圾经典和经典垃圾-经典是啥玩意儿 2006/11/2
 我最爱玩电脑游戏-是一个电脑游戏迷 2006/11/2
 20年后的幻想-20年后的南极之旅 2006/11/2
 写在春天的伊始--写在生命的伊始 2006/11/2

主办:金寨县青山中学 制作:金寨县青山中学信息中心
地址:六安市金寨县青山镇  联系电话:0564-7411035
皖ICP备07000179号六安新闻网